桃媚坊(提示):收藏永久网址不迷路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人妻熟女

熟女樱的告白-我的麻将失身日记


  我的麻将失身日记
  4月○日 星期一
    前天昨天两天和老公无趣的在家呆了两天,真无聊透了,除了吃、睡、看电视….今天早上阿芝(我的牌友)打电话给我,约我下午去她哥哥(阿芝哥哥四十几岁,以前做生意,后来生意失败后离了婚,一个人住,现在职业是开计程车,有人打牌他就在家抽头,沒人打牌他就去开车)家打牌。
    我说礼拜一不能请假,下午下班再过去,下午给老公打电话说晚上加班到九点,下班我就赶过去阿芝哥哥家,阿芝和他哥哥还有另外两位男的(小李-30岁。老王-40岁。他们也是开计程车的,都已成家)已经在打,阿芝哥哥起来让我,我先说好只能打到九点,他说九点他再接,…今天手气还可以赢了千把块。
  6月○日 星期五
    最近一两个月常在阿芝哥哥家打200/50,输赢都不太大。
  6月○日 星期二
    最近连续几次都手气不好,老是输,算算已经欠了阿芝哥哥一万多块。这是我瞒着老公打牌两三年来,手气最差的一段日子。
  6月○日 星期三
    今天下午和阿芝哥哥约好过去打牌,我请了半天假,今天阿芝沒去,老王、小李他们两个提议打300/100的,我心想已经欠了两万块,打大一点说不定可以快点翻本,结果今天沒什么输赢。
    打完牌他们提议一起吃晚饭,阿芝哥哥说由他请客,我打了电话给老公说今天会餐,晚点回去,我们去了一家有妹妹的卡拉店,他们三个一人叫一个小姐,这是我第一次去那种地方,还好我也喜欢唱歌,沒唱时我就坐在阿芝哥哥旁边看他们吃妹妹豆腐。
    我也喝了一些酒,我对阿芝哥哥说:「不好意思!还欠你两万块,一时沒法还你」。他的手伸过来放在我的大腿上捏了捏说:「沒关系!小钱,等妳方便再慢慢还好了」。还好平时上班我都是穿长裤,被他隔着裤子摸摸我也沒在意。
    这时萤幕放出雪中红,阿芝哥哥邀我一起唱,一上檯他就搂着我腰,我心想都已来到这,又有点酒意,也就随和些让他搂吧!反正也不会少块肉,回到家还有点酒意,老公说:妳是喝了多少酒?我笑笑说说沒多少!
  6月○日 星期三
    今天我约了姐妹阿芸(阿芸姐大我几岁,她是我的邻居,也是由外面嫁来眷村的,他老公是军人,常常不在家,她和两个小孩与独身的公公一起住,她也瞒着老公打牌还有跳舞,老公不在所以比较自由)。
    下午我们俩一起过去阿芝哥哥家,今天阿芝沒去,小李、老王我们四个打200/50的,因为阿芸不想打太大,这是她是第一次去阿芝哥哥家,她身高165穿上迷你裙和低胸衣,她一去就迷死那三个色男了,我看小李、老王都无心打牌一直瞄她的胸部,我还真有些吃味!阿芸私下对我说穿露点男人分心就会输钱。
    有一场她坐我上家,阿芝哥哥坐在我们中间看牌,他的手有意无意的摸摸我的大腿、因为上次唱歌被他摸了大腿所以我也沒在意,后来他又趁势摸我的腰部和屁股。
    今天也沒什么输赢,在回家路上阿芝说那几个人都色瞇瞇的好像很哈的样子,尤其那个阿芝哥哥好像对妳很有意思哦!我说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男人,我只是想赢他们钱。
    她说:沒有人约过妳吗?我笑笑说:约什么?
    她说:像吃宵夜或喝咖啡之类。我说:沒有,只有上次去吃饭唱歌而已。
    她又问:吃完饭沒有后续吗?我说:什么后续?
    她说:上旅馆呀!
    我说:沒有啦!我老公每天都在家等我呢!不像妳那么自由。
    她说:打牌跳舞常常都会有人约,只要妳放的开,上旅馆的机会多着呢!有时还能捞点好处。我问:能捞什么好处?
    她说:傻子,当然是钱啊!我好奇的问:妳有过经验吗?
    她说:当然有啰,以后再慢慢说给妳听。
  7月○日 星期三
    因为手气不好休息了半个月,其间阿芝哥哥打电话给我,我都说有事,今天他又约了小李、老王玩300/100的,结果今天还是手气背,中午开始打到四点,三将就输了快一万块,因为还沒到下班时间,我不好提早回家,我有点沮丧的坐着看电视等下班时间到。
    小李、老王走时,我不服输和他们约好,原班人马,后天星期五中午再来,我要上诉。他们走后阿芝哥哥过来搂着我说:「想喝点什么?」我说想喝酒!他说是输钱的关系吗?我说对呀!不知道手气怎么那么背!他说打牌本来就有输有赢!我说我知道,可是欠钱还是很难过!
    过一会他向我说:「不然我想个办法来处理妳欠我的这两万块,但先声明这不是不尊重妳,也要妳自己愿意才行。」我问他什么办法?
    他说:「其实你看的出我是对你很有好感,我也知道妳不是会乱来的女人,阿芝也说妳虽然爱打牌可是还是很顾家,不过我们都是成年人,什么也做过看过,如果可以各取所需,我想如果妳愿意和我发生关系,我每一次给妳扣五千块,妳看怎样?」
    我沒回答,(心想在麻将场子上打磙两三年,其实那天和阿芸聊天我是有些保留的,曾经也有很多男人对我有意思对我献殷勤。但结婚多年,夫妻虽总会有些问题,但总的说,我老公虽无趣点,但他是公务员,将来还是可以依靠的,所以我一直都沒沦陷,此时心理又想,就算我那么守的住,但还不是被公公佔了便宜。一方面是抱负的心理,另一方面我对阿芝哥哥的印象还不错,他也并沒有因为我欠他钱而看轻我。)
    我考虑了一下终于铁了心说:「好吧!那约什么时候呢?」
    他说:何必再约,我们现在就去汽车旅馆吧!
    我打了电话给老公说我晚上要加班,我们坐他的计程车到了竹北龙× 脉汽车旅馆,老实说这不是我婚后第一次外遇,但我仍向阿芝哥哥说这是我婚后的第一次外遇。
  虽然我和老公的性关系沒有什么问题,但偷情更有不一样的性刺激,尤其此中挟杂了 1.对象是好友的哥哥,2.起因是卖身抵销赌债,3. 被公公佔便宜的报復心态等因素。
    他的身材比老公健壮,那一只老二更別说是更粗更长了,当他把他老二放入我嘴里时,我差点噎到,而当她舔我下面时,他一脸讶异的说妳的阴毛怎么那么少(其实我的阴毛并不少,那是因为配合老公拍照而经常修毛修出来的。)
    我们可以说在很很自然和谐又激情的情况下办完了事,虽然我的身体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与刺激,但我表面上并沒有表现出特別的激情。
    完事后他问我感觉如何?我不想让他看出我内心的淫荡,我淡淡的说:「嗯!不错啊!」但我心理却喊着:「好棒!好棒!……我还要…我还要…」尝过他老练的性爱功夫后,我心想他就不抵五千块债务,我也愿意再和他一起翻云覆雨一翻。
  7月○日 星期五
    今天中午我到阿芝哥哥家时,他们三个原班人马已在等我,我和阿芝哥哥来了个会心的微笑,大家哈啦一下便开始战局
    今天我觉得小李、老王不时的透着诡异的笑容,我并沒在意,然而今天我的手气一样很背,他们三人都不断胡牌,两将牌我就快输光了带来的一万块钱,我说:「不打了!不打了!再输下去要脱裤子了!」
    一句玩话,沒想到小李、老王笑的很尴尬问:「不上诉了吗?」。这时阿芝哥哥对我说:「等一下,妳跟我进房间一下(他的房房子不大只有一厅一房,房间只有一张单人床),我有话对妳说。」
    他说:「今天和小李、老王聊过,我们想到一个方法让妳上诉,我们再打一将,如果你胡牌我们付你钱,我们胡牌让妳选择脱衣服或是付钱都可以,妳再赢的钱可以收起来不付,但前提是妳要愿意脱衣服!这事当然我们也不会出去乱讲,只当是一次大家心甘情愿联谊活动。」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问他是不是他告诉他们前天的事了?他说沒有!我问:「那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他说:「是我,我是好意想帮妳解决问题啊!」
    这时我对阿芝哥哥有些失望,从前天和他云雨后,这两天,我不时在想着他的好(功夫),还想今天可以和他再度风云一翻,沒想到他竟然要我在別人面前脱衣服!心想应该不止如此!
    我再问:「那衣服输到脱光了怎么办?」
    他说:「如果你胡还是给妳钱,如果我们胡,妳可以付钱或跳三分钟艳舞给我们看,再来我们胡妳给我们一人摸一把胸部,再来就一人摸一把阴部,最后妳还是放炮,如果妳不愿付钱,就让我们三个人轮流玩妳,但这也要你愿意,而我们三人一人给妳五千块,这样妳欠我的一万五就算清了。
    如果最后打完这一将,妳沒输,妳也可以选择让我们三个人玩妳,我们三个人还是一样一人给妳五千块。」
    这时我对他是又气又恨,心想你既然那么看轻我,用钱买我,我就跟你们玩吧,反正也被你玩过了。我故做羞涩地说:「好!我就不信我牌运有那么差!」
    其实赌久了,好胜心也很强!我内心有一个声音说我一定要要赢他们。我们离开房间,阿芝哥哥向他们俩说:「讲好了,再打一将,继续吧!」小李、老王两人都笑着拍手叫好!我坐东风阿芝哥哥坐我对门西风。
    第一圈我先胡了一把小牌,进帐400块。
    第二圈一开始就放了一把五台,要付800块,我选择脱去长裤,因为坐着他们也看不到。接着,下家连庄自摸,又要付一千多,我选择脱去上衣,此时引起了一阵掌声和淫笑声,我冷冷的看看他们,还好今天穿的是传统内衣,就当穿泳衣去游泳吧!
    第三圈一开始又放了一把大牌要付一千多块,看看全部还剩两千多块可以输,我陷入考虑,他们一起起闹叫着:「脱掉!脱掉!」我想了一下选择脱去内衣,又是一阵哈哈淫笑!我的两个奶不大也不小,也还蛮挺的,他们的色眼一边打牌,一边看着我的奶子,想到等下可能被三个人幹( 以前只听过和在A片看过杂交,有时遐思也是一对一)不觉得有些心跳加剧,奶头不觉也硬了起来,下面也感到溼溼的。
    下一把牌到我做庄,我胡了一个小胡,我笑说我可不可以不要钱把衣服穿回去,他们都叫到:「不行!不行!哪有这种事!」我也知道他们不会答应。
    接着我又庄家连庄放砲,又是一千多,我想留点老本,反正也只剩内裤了,我坐着脱去内裤,但还是引起一阵骚动狂笑。
    第三圈最后一把牌,我又放炮,此时我的身体已在发热,阴部流了不少水,此时真的好想马上被他们一起幹!!!
    他们都看着我,我沈思了一下说:「我跳舞好了,不过有个条件,不知你们敢不敢,你们不敢我就付钱走人。」他们齐声说:「说吧!有什么不敢的?」我说:「好,还有最后一圈你们都把衣服脱光陪我打,我去上个厕所回来就跳给你们看!」
    说完我就站起来,一只手遮住阴部走进厕所,其实我并不想上厕所,只是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下面已渗出的一片淫水,我上完了厕所,走出不怎么干净的厕所,阿芝哥哥已经脱光站在一旁放CD,他一面摧促小李、老王他们两个赶快脱,我看到三只不同大小的老二挺立在他们身上,阿芝哥哥的不用介绍,小李个子小,那只有点短,但还蛮粗的,老王的和老公差不多中等吧!
    喇叭响起一首慢拍抒情曲,我说:「我要跳了,你们都站着看ㄜ!」第一分钟我随着音乐节拍扭着身子,前后转身,第二分钟我一面扭着身子一面用手搓揉着胸部,第三分钟我用手抚摸着我的阴部还做出很爽的表情。音乐结束时我提醒他们跳完了!他们才回过神给了一阵掌声!
    第四圈我东风庄家,这个庄手气不错我连胡四把,进帐六千多,算算只输一千多了,接下来庄家连五,虽然他们三个醉翁之意不在酒,但钱还是钱,大家都很紧张,最后我放炮给对家阿芝哥哥,庄家连五拉五算起来要付两千块给他。   
    我又陷入考虑中,小李、老王都说:「別付啦!多留点现金到最后吧!」反而是阿芝哥哥不说一句话,好像等着我付他两千块,我心想,你出的好主意又捨不得钱,一气之下我说:「钱我不付了,你们来摸吧!」
    小李、老王都站起来,老王先过来到我后面双手由后面抓住我的两个奶子左搓右揉的,小李挺着他的老二站在一旁摧老王快点,说:「换我啦!」这时我的奶头又硬又胀,下面又开始流出淫水。小李结束后该换阿菊哥哥,他说他放弃。
    牌局继续,到对家阿菊哥哥做庄胡牌我都沒事,他庄家、连一时又自摸,他很高兴,因为有两家进帐,所以他也鼓吹我不要付钱,我更看出他对钱的重视更重于我,虽然这把牌只有几百块但我还是决定不付给他,我坐在那等他们来摸我下面啰!
    阿芝哥哥说他胡牌先摸,他走过来叫我站起来,他搂着我然后右手伸到我阴部抠着我的阴蒂,我发出轻轻的嗯!嗯!声。接着老王也学阿芝哥哥一样动作摸了一会,到小李时他从我后面把右手从屁股伸到阴部,手指插入我的阴道,左手环抱我的奶子,上下齐手玩弄,我兴奋的两手撑着牌桌边缘,任他弄着,我的嘴里发出更大的呻吟声,我瞄了一眼,阿芝哥哥和老王都坐着一只手摸着他们自己的老二,我想此时他要从后面插进我的阴穴我也接受了,正在我陶醉时,他停止了动作,气喘如牛的说:「好了!再摸就受不了!」
    大家坐定位后牌局继续,这一把阿芝哥哥沒连庄,给小李胡了,北风北小李最后一庄,大家忽然静了下来,因为最后一把牌,不管谁胡,都要决定我是否接受他们一家的五千块了!
    他们的期待是可以看的出来的,这把牌,我的牌美的不行,两进一听,一四筒对倒,过了两手一摸,一筒进张,我牌一掀叫自摸,门清一摸三,各家六百,庄家七百,结一下帐四家都沒什么输赢。
    大家静静坐着,三个人很有风度的看着我,期待的眼光等着我做最后决定,心想看也被看光了,全身上下也被摸光了,这时叫停那我还是欠阿芝哥哥一万五,如果只让他一个人玩,我还要被他幹三次才能结清欠款,我此时对他以很失望不想再单独和他见面,我故做无奈的深深喘口气说:「我决定接受你们三个人一起玩。」
    阿芝哥哥说:「那是在这里还是要去汽车旅馆?」我说:「不用,就在这里好了,我还要赶回家煮晚饭呢!」其实我算一下,如果穿衣服去旅馆,三个人又要从头开始,那要搞到什么时间,不如趁现在他们都还硬的时候速战速决吧。
    客厅里有一两人座沙发,前面摆了一张木质长茶几,我对阿芝哥哥说:「你拿一床被子铺在茶几上就行了。」他铺好被子我躺下来说:「一次一个人上来,其他两个人坐在旁边看!」
   第一棒,他们说由年纪最小的先来,阿芝哥哥和老王坐下来,小李走过来,开始吻我,他接吻的技巧很好,沒多久我已经被他灵活的舌头挑逗得意乱情迷,他进一步地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着,轻轻地握住我的奶子,还不时用手指玩弄我的奶头,搞得我不知多兴奋,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着我,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带,不停地攻击我最敏感的两个地方,我毫无招架,无法控制地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他的手更进一步移到我的胯下,用手指拨开我的双腿,此时我无助地淫喘着,他便毫不客气地将手指插了进去,我全身松软地呻着,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里放肆地转动着,我的淫水已经不自觉地越涌越多,呻吟声越来越响亮,小李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妳下面那么湿?是不是很痒?很想被我幹了吧?帮我舔一下鸡巴,等一下就给妳爽!』
    他挺立的老二,硬挺挺的杵在我面前,抓着我的头,轻轻地将老二送到我嘴唇边,我乖乖的张开嘴巴含住吸吮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将老二从我嘴里抽出,随着便开始插入我的阴部幹我,粗大的老二不停地抽插转动,我听到自己下面被他幹出了『噗唧、噗唧』的淫糜声响,我被他搞得情慾高涨,嘴里又忍不住发出哦..哦..的呻吟声,坐在旁边的两个人也受不了自己打起手枪,在我被他弄出来三次高潮后,他也全身一阵颤抖,一股热泉直喷向我的子宫深处,他的动作停止后,老二仍插在我的阴道里,他两手趴在茶几上喘了几口大气,才拔出那只还沒全软的老二,我的小穴也流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第二棒换老王上来,我仍然躺在那沒动也沒说话,他先吃了一下我的两个奶子,我闭上眼享受着,很快的他的老二就插入了我的溼热的阴道中,一开始便勐烈的抽插起来,经过刚刚小李搞出我三次高潮,很快的我又被老王搞出一次高潮,我比刚才更大声的哦..哦..的叫着,他不停的用力插,撞的我的外阴部和阴蒂起了很大的反应,我的阴部从来沒有被这么用力的撞过,现在他每撞一次,我就哦..的大叫一声,本来我想就像死人一样躺着让他们三人玩完就算了,现在我也忍不住双手紧抓他的两臂,屁股顺着他撞我阴部的节奏,向上一下一下的顶着,当我感觉又将要高潮时,听到他喘嘘嘘的叫着:「啊!我要出来了!」接着他的老二一阵快速又勐力抽动,我的子宫也一阵收缩,当我达到高潮时,他也叫着,啊…啊…出来了…啊……我盡不起双手紧搂抱他,子宫继续收缩抽动一会,我的两只脚也自然盘起来勾住他,紧抱了好一会才松开,此时我已精疲力盡,浑身发软。
    第三棒阿芝哥哥上场,经过前两场观战后,他并沒有马上就真枪实弹插入我身体内,他慢慢的跪在我一旁,老练的开始吻我,他接吻的技巧也是不错,舌头在我嘴里面打转,他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着,还不时用手指玩弄捏我的奶头,他舔着我的耳垂逗着我,又舔着我最敏感的脖子(这是我前天和他做爱时告诉他的秘密)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带,手更进一步移到我的胯下,不停地攻击我最敏感的地方,我的阴蒂,我从刚刚精疲力盡,浑身发软,到现在又是情慾高涨,慾火焚身。
    本来(前天)我对他印象不坏,但他今天的安排让我很失望,我决定不给他太多配合,我躺着不动,但还是无法控制地发出了淫荡的嗯…嗯…呻吟声!淫喘着。他毫不客气地将手指插进我的阴道去,我全身松软地呻吟着,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里左右地转动着,我的淫水已经不自觉地越涌越多,呻吟声越来越响亮,一会他的老二就插入了我的溼润的阴道中,开始勐烈的抽插起来,他不停的抽插我也不停的哀叫着在最后他出来时我又达到高潮有四次之多。
    说真的三人之中还是阿芝哥哥最让我销魂和满足,他们应该从我持续又大声的淫叫声听的出来,因为对他的不满我什么也沒说,人也沒动,等他抽出他那又粗又长的老二后,我躺着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很平静的说:「还有沒有人要啊?」他们一起说:「不要了,不行了!」
    我从茶几起来,三个人射在我阴道中的精液,不断从阴部顺着大腿流下,我拿起衣服进入浴室沖了一下身体,穿好衣服出来外面,他们也穿好衣服,小李和老王一人数了五千块给我,我什么也沒说把一万块递给阿芝哥哥,我说:「我们的帐清啰!」他点点头。
    我带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温暖的家!
  7月○日 星期六
    昨天经过那场混战,晚上很好睡,今天一天,阴部都涨涨的,脑子里不时迴盪昨天被三个男人轮流幹的情境,真的回味无穷……

猜你喜欢